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国内

“中国网事”感动人物刘卫宁:乡土文化守望者留住“雄安乡愁”

2018-11-19 11:20 编辑:TF019 来源:北京晚报

“中国网事·感动2018”第三季度网络感动人物评选日前揭晓,雄安新区安新县农民刘卫宁榜上有名。他致力于雄安新区本土文化历史资料留存和文化传承,专门收集整理并发布安新县大王镇历史文化资料,为丰富雄安新区的乡土文化贡献自己的力量。他说,留住这些记忆,就是留住了乡愁,留住了根。

刘卫宁爱看书爱写作,手里是他参与编辑的《雄安文学》。赵晓路 摄

一篇散文推动烈士墓变陵园

刘卫宁家在安新县最北边的于庄村,他是一个农民。院子里停着一辆农用车,干完地里的活儿,他开着车到收购玉米,偶尔打打零工。跟普通农家有些不一样的是,堂屋挂着一幅字“晴耕雨读”,卧室里有不少书,一台电脑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闲下来的时候,刘卫宁就在这儿写文章,他还有一个身份,文学爱好者。今年47岁的刘卫宁只有初中文化,上学时很喜欢读书,梦想是成为一名作家。毕业后种地、打工,后来在白沟卖服装10多年,手里的书始终没有放下。2013 年,安新县成立了作家协会,那年夏天,刘卫宁一篇小说获得征文一等奖,之后在报纸杂志陆续发表作品,成为保定市作协、安新县作协会员。

2015年夏天,他写了一篇散文《于庄村的八路坟》。于庄村南边有一排坟头,村里人都叫它八路坟。他记得在村里上小学的时候,每年清明节学生们都要到这里扫墓。后来小学撤并了,由于久没人添坟祭扫,这一排坟丘风吹雨淋,甚至分辨不出到底是几座坟头。由于记忆久远,很多人也忘记了到底是六个还是七个八个,只知道这排坟头里埋葬的是13个阵亡的八路军战士。他们叫什么、哪儿的人,在哪一场战斗中牺牲?时隔多年,虽然“八路坟”在于庄妇孺皆知,但当年的战斗几乎没人说得清了。

村里80多岁的老八路刘同喜告诉他,那是1941年麦收前,容城县马庄村方向来了一股日军,从村西北进入于庄村。战斗中,13名八路军战士壮烈牺牲。鬼子撤出后,村里人把牺牲的八路军战士埋葬。第二年,12岁的刘同喜加入了八路军,听战友讲述过那场战斗。

文章在贴吧发表后引发很多网友共鸣。2015年9月,安新县文广新局、安新作家协会在于庄八路坟举行了纪念活动,缅怀先烈。安新县民政局拨专款修建于庄烈士陵园。这件事让刘卫宁有了使命感,“快要被遗忘的八路坟,在共同关注下变成了一座庄严肃穆的烈士陵园。文学创作是有使命感的。”

这些烈士所属部队的番号,听现在村里的老人讲,抗战时期,此地属于冀中九分区,这里的部队该是二十四团。关于这场战斗,参与组建安新县抗日武装的贾桂荣将军的后人提供了一些情况。当时参战部队有三支武装力量。一支部队打主攻,另外两部负责外围阻击掩护。因力量悬殊无法有效阻击敌人,一支队伍撤退至大王淀,另一队撤退到容城县留通村外的大堤,进入白洋淀。为了掩护大部队,冀中军区18团10多名战士在这里牺牲。

当地作协的一次活动上,作家郭亚军告诉刘卫宁,自己查到资料,与发生在于庄的这次战斗有关,与将军后人的回忆讲述相印证,烈士所属部队为冀中军区十八团。战斗中14名战士阻击敌人,仅一人受伤幸存,其他战士都壮烈牺牲。其中一名战士叫做吴步云(音),山西人,是率部作战的营长。

“郭亚军是雄县人,他查找资料,查出来是十八团。搞完那次活动感触特别深,一个外县作家给我们考证这件事,咱们自己也应该做点儿什么。”由此,刘卫宁开始关注当地革命抗战史,收集和整理当地历史文化资料。

一个平台激活小镇集体记忆

“我们这儿或许会因新区建设而变迁,所以想把收集的资料整理出来,给父老乡亲留住一份乡愁。迫在眉睫。”雄安新区成立后,刘卫宁创办了微信公众号“永远的于庄”,记录本村的历史。去年12月,他又向大王镇政府提出想法,发动各村收集文化历史资料,得到镇政府的支持。今年1月,“永远的于庄”改名为“大王记忆”。

大王镇位于安新县城北7.5公里处,处于容城、安新两县交界区域,有15个村。根据《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提出的新区城乡空间布局,这里位处起步区。新区规划纲要中提到,形成“北城、中苑、南淀”的总体空间格局。“中苑”利用地势低洼的中部区域,恢复历史上的大溵古淀,营造湿地与城市和谐共融的特色景观。大溵古淀,正位于如今的大王镇。只不过现在不叫大溵古淀,而叫“大王淀”。每一个大王镇人都知道在大王村村西有一片开阔的农田,地名叫做“大王淀”。

今年3月,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专家组织考古队员在大王镇向村东南遗址进行勘察。刘卫宁知道了,接连好几天到现场拍照。在向村几处遗址勘察过程中,考古队发现了一些宋元时期陶片、瓷片以及遗物碎片。他第一时间发布在“大王记忆”告诉乡亲们这个消息。公号为大家交流和记录历史文化提供了平台。村民们告诉他,记得在文化大革命以前,一户刘姓人家整地时出土了很多刀币,65岁以上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另外村北挖沙子也出过陶器,还出土过好几个大陶圈,可能是古井遗存。人们在这里留言讨论,文字中流淌的是对这片土地的共同记忆和眷恋。

“在大王镇,历史记载除了北六村建于宋朝,其他14个村庄皆记载建于明朝。古地方志对大王镇记载的并不多。这次的考古发现或许是某个年代人类居住生活的遗址。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于庄村的建村历史或许要重写了。不管考古勘察结果是什么,不管于庄村的历史会不会重写,于庄人都热爱着这片土地。”刘卫宁说,记住历史,留下记忆,或许能增加土地的厚度,土地是最深厚的留存。

一个老物件就是一份乡愁

在大王村西的一片空地上,有一口老井。因为地下水水位下降,农村的土井干涸后废弃,地基垫高后早已不见踪影。但是,这口百年古井却留了下来,虽然井旁边的水塘已经垫高。人们用砖把井口镶嵌起来。

88岁的郑大爷说,垫这个土坑时,在他极力劝说下才没有填平井口,这口井是祖先留下的东西,不能不要了。他回忆说,井水清澈甘甜,那时候有许多来白洋淀进鱼的商贩,回去时路过大王,总要提上一桶水带回家。老人说,在他爷爷小时候就有这口井。足见这口井年龄在百岁以上。

风土人情、典故传说、逸闻趣事、乡土文化也是采访记录的对象。比如,改革开放后,有许多大王镇人从事过一个特殊的行当——“喝(吆喝)宝贝”,三五结伴到外地,走东家串西家去收购文玩。八十年代末,刘卫宁亲眼目睹了古玩集市的繁盛,各色古玩琳琅满目,街上人头攒动。与“宝贝”打交道多,很多人都练出了火眼金睛。当时有一句开玩笑的话,“玉石玛瑙扔到猪圈,猪都嫌硌脚”。“宝贝”让人们实现了改善生活的愿望,同时也衍生了许多财富神话。“喝宝贝”是大王发展史上浓重的一笔,给人们的生活打上抹不去的印痕。

大王镇有个颇有名气的“尚武”的村子,大阳村。“从小就听说附近有个大阳村,村里人很多习武。”刘卫宁记得,那时大人们总说,大阳人不好惹,个个会武术。相传在明朝末年,有位陈姓大阳人曾做过武官。陈家后人练武,兄弟五人建立“五人义圣会。

刘卫宁拜访了义圣会第四代传人74岁的陈全乐老人,以及他的长子,第五代传人陈孟君。通过老人的讲述,记录大阳村武术运动的发展。清末,八卦掌创始人董海川的徒弟张钧将八卦掌传给了五人义圣会传人陈连福,陈连福又传给了儿子陈维新。1934年的华北地区运动会的武术擂台上,陈维新获得优胜奖,获得了一面写有“艺超群技”大字的锦旗,另外有一口单刀,两柄宝剑的奖品。至今这面锦旗还挂在陈家墙壁上,当年的奖品则只有一把宝剑留了下来。

去年冬天登门拜访,今年夏天,陈全乐老人就去世了。这更让刘卫宁有一种紧迫感,民间文化的采访记录刻不容缓。

今年上半年,雄安新区开展“记得住乡愁专项行动计划”遗存调查登记。老房子、老井、老树、老磨盘、坑塘沟渠等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老物件、场所,影院、戏台、剧场、供销社、学校旧址、名人故居、红色遗产,以及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承载着雄安人民共同历史记忆的遗存都将陆续被建档“存根”。河北省文物局调研员刘洁来到大王镇,作为本地居民的刘卫宁陪同她一起调查。

什么是乡愁?“家乡的老物件,看得久了就有了情感。等我们远离了它,因为再也难见到而想念它时,就叫做乡愁。”在村子里生活了几十年,这里的老房子、老井、老物件,刘卫宁急切地想记录下来。他说,希望通过挖掘和整理地方特色文化符号,为丰富雄安新区的乡土文化贡献自己的力量,同时通过这些文字和影像,给父老乡亲留住一份乡恋乡愁。

 

来源:北京晚报??记者 赵晓路

编辑:TF019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德州撬侗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