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军事

俄国防部近期颁布“最不得人心军令” 智能手机离实战有多远?

2018-11-17 10:26 编辑:TF020 来源:北京晚报

俄罗斯国防部近期禁止俄军人使用有照相和卫星导航功能的智能手机。为此俄军还专门制定了军人可使用设备清单,主要是价格便宜的简单按键手机,品牌包括诺基亚、TeXet、阿尔卡特和三星,此举被戏称为“最不得人心的军令”。那么,俄罗斯为何要禁用智能手机?对待智能手机的问题,难道只有禁止一条路么?

 

手机原罪:泄露军事机密

智能手机不但可以打电话,还可以加入互联网,随时与互联网中数以亿计的人共享信息。对生产生活而言,智能手机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对部队来说,未必是好事。

军队需要的是统一和集中,在个人行为和信息管理上同样如此。智能手机随时随地的信息接收和上传,恰好与这种需求相反。士兵拿着智能手机,至少在三个方面会影响训练和作战。

首先,士兵一旦沉溺手机,会给军队带来更大损失。智能手机容易让士兵陷入信息汪洋,占用大量时间。我们常听说成人或者未成年人,沉溺手机影响学业和工作,影响家庭关系,甚至造成事故。军人的自律性当然比普通人强,但他们也是人,也可能会受到互联网时代各种信息的诱惑而无法自拔。

其次,智能手机不但能接受信息,还能上传信息,这种上传可能造成军事机密的泄露。尤其“随手拍”、“随处聊”的功能,实际上会暴露当前所在地的信息。即使对普通人,这样都可能造成隐患,给违法分子获得可乘之机,何况是参加军事行动的军人。

俄军导弹兵自拍

最可怕的是,现在手机的安全性能存在隐患,手机的信息和组件都存在被盗取、被劫持的可能。不光是黑客会利用互联网技术攻破手机防御,而且还有许多的网络陷阱,诱使手机使用者下载内容或扫码时“中招”,使人在不知不觉中暴露自己的信息。对军人来说,这种防不胜防的信息泄露,会带来致命的伤害。

因此,各国军队对智能手机的普及都加以警惕和限制,也就不难理解了。

俄军反智能手机宣传画

俄军禁用手机宣传画

血的教训:士兵丧命 阿帕奇被毁

智能手机对军队的影响绝非杞人忧天,很多国家的军队都曾因此遭遇不幸。

在克里米亚危机期间,有俄军的入驻部队对当时还属于乌克兰的设施拍了照。后来,这些照片被传到网上被西方媒体利用,宣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近期,俄罗斯军人在叙利亚拍的照片也被上传到社交网络,从照片上可以看到技术装备损坏严重。

对于正处于作战中的部队而言,泄密的代价可能就不仅仅是舆论攻击这么简单了。土耳其士兵热衷在网上分享自己的风姿,时常把自己附近的火炮、飞机、导弹、坦克什么的和自拍照一起发到网上,有时还是视频。这类被公开的内容,会显示发布人所在的位置和坐标。对于正在叙利亚打仗的土耳其士兵而言,这不是吸引敌方火力摧毁吗?这种“引火烧身”的案例过去就真的发生过。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军一名士兵在直升机机场拍照并发布。结果,反美武装分子根据照片中获得的信息,推断出其所在位置。随后,反美武装派迫击炮小队前往该基地,摧毁了美军4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

1999年12月车臣战争中,俄军一名旅长使用手机指挥战斗,在给部队下达命令时,被车臣匪徒偷听到了。于是,匪徒们预先在俄军行动的路线上设下埋伏,重创了俄军。

在东乌克兰冲突中,有一个乌克兰的炮兵是个技术控,他竟然开发了一款应用软件,可以用安卓手机来控制炮弹的发射。可是这种单兵化的应用,实际上给军队的兵器装上了一个手工打造的软件控制接口,却无法保证这个接口的安全。这款软件被俄罗斯的黑客解密后,直接修改了后端数据,导致乌克兰方面在随后的冲突中,有18门2S1榴弹炮被摧毁,还有数名士兵因此丧命。

震撼全球:健身APP让军事基地暴光

如果说,军人自己拍照片还属于“军纪可以约束”的范畴,那么最近另一起震撼全球的事件则表明,智能手机甚至可能造成军人集体“无意识犯罪”而大规模泄露军事情报。今年初,某媒体报告,通过追踪斯特瓦拉公司(Strava)的运动信息,竟然能够绘制出多个重要地区的基地的格局以及士兵的运动路线!

斯特瓦拉公司开发了一款运动类APP,在全球拥有2700万用户,主要通过可穿戴设备和手机软件,搜集用户自动上传的运动信息,包括走路、跑步、骑自行车的位置、路线、时长等。2017年11月,该公司利用之前两年积累的信息,绘制出一幅“全球运动热力地图”,并公布到网站上。根据这副地图,一名20岁澳大利亚学生鲁泽发现,在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附近,有若干小亮点,显示着美、俄军队的驻地格局。这些亮点,基本上都是佩戴了该公司软件设备的美国、北约和俄罗斯士兵留下的。要知道,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本地人佩戴智能设备的数量很少,使得其他地区在热力图上基本是一片黑暗,美俄士兵留下的印迹一下子格外显眼。

鲁泽公布这个惊人信息后,不少人纷纷分享自己的发现。美国某媒体记者在索马里摩加迪沙附近海滩发现了大量运动轨迹,怀疑美国中情局在那里设有基地;《纽约客》记者判断美军特种部队在非洲撒哈拉地区设有数个行动基地;德国国际安全分析师指出,叙利亚北部的一处大坝旁显示了运动路线,而外界一直怀疑美军正在那里修建军事基地。

更让人无语的是,由于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等地局势比较混乱,外出安全隐患很高,所以美军基地人员喜欢围着建筑跑圈,或者在基地内部走廊锻炼,结果他们的热力点轨迹不但暴露了基地的位置,还把建筑物的外部轮廓甚至内部结构都暴露了。除了美军基地,像法军在尼日尔的马达马基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赫梅米姆空军基地,都是清晰可见。

阿富汗美军基地被运动软件勾勒出轮廓

德国专家表示,热力图上显示的军事基地,有些本身位置所在并不是十分机密,但是士兵运动产生的热力点连线却泄露出更多信息,比如物资的运输路线等,甚至连生活区内军人的人数规模都被暴露。

前英国军官尼克·沃特斯批评,这是军队在作战安全和人员安全方面的重大失败。“斯特瓦拉”公司则声明不是他们的错误,因为他们所有的运动数据,都是可以设置为“私密”,也就是不被公众所看到,而士兵们没有选择这个选项。当然,这并不是美军第一次闹出此类问题。之前美国空军已经警告军人不要使用“脸谱”及其他社交网站暴露行踪;2016年美军也曾提醒,热门的手机游戏“抓皮卡丘”会导致玩家泄露美国军事禁区信息,应禁止士兵参与游戏。

奇招辈出:士兵被罚背木头手机示众

面对智能手机给部队带来的危害,各国都采取了相应措施来应对。最简单的,当然是限制对智能手机和软件的使用。美军还专门给士兵们开设了军人专用的APP商店,让士兵们只能从这里下载那些经军方验证是安全的软件。美军此前采购的3000台iPad平板电脑,也因为安装了由俄罗斯研制的阅读软件,而被美国空军退货。

士兵被罚背木质手机

然而,当美军士兵发现官方商店下载不到某些不太安全但是流行的软件时,他们还是会去外面的“商店”下载。甚至。安全专家认为,要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关键是让士兵们有鲜明的保密意识。比如前面提到的健身APP,其实是有设置私密选项的,但美国士兵根本没有用。虽然说,即使选择了私密设置,也未必能挡住黑客的入侵和流氓软件的盗用,但至少还可以给保密增设一道门槛。

减少士兵对智能手机的使用,也是一种相对更基础的方法。比如说俄军。实际上,俄军对手机的禁止一向很严格。自从车臣战争中手机泄密引发伤亡以后,俄军在条例上是禁止军人使用手机的(不仅仅是智能手机)。只是因为手机本身在生活中越来越普及,要完全禁止根本不可能,于是在新世纪,这条禁令名存实亡。不过偶尔也有士兵因为被认真的上司逮到用手机,而遭到惩罚。比如,一个士兵被罚背着一人高的木头手机模型在军营里走来走去示众。2018年3月俄军重新颁布条例,从内容上看只是禁止智能手机,而允许使用功能机,已经比原先的禁令要放宽许多。但禁令本身内容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执行。

印度军队对手机的管控也是比较严的。2017年,印度军队驻中央邦萨格尔市的一个军事基地内,主官发现有士兵偷玩手机,遂对所在部队进行了全面搜查,一共搜出了50部私人手机。主官盛怒之下,命令召集这些犯规的士兵,然后当着他们的面,用石头把手机一部一部砸成了碎片。视频中,士兵们一个个欲哭无泪。

 

但对手机的严厉管控也可能出现问题。同样在2017年的印度,驻扎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一名印度士兵在执勤中使用手机被一名少校发现。少校军官上来要没收手机,与士兵发生争抢,结果手机掉地,屏幕被摔坏。这名印度士兵竟然举枪向少校扫射,少校当场死亡,该士兵事后也被逮捕判刑。

相对而言,西方对伊朗人的信息管控评价较高。德国安全专家表示,运动APP的热力地图上,叙利亚一代可以发现美军、土耳其军队和俄军的基地,但并没有伊朗军事基地的痕迹。

标本兼治:打造军用网络平台

为了防范智能手机滥用所造成的困境,除了不让士兵用智能手机这种“一刀两断”的方法外,更加弹性方法的则是加强管理。毕竟堵不如疏,在移动通信深入生活的今天,完全禁止难度很大,适当管控有助于长久执行。

理论上,如果士兵能完全遵循保密条款,不下载那些存在风险的软件,以及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使用智能手机,是可以规避大部分麻烦的。问题就在于如何真正让士兵遵守。

比如俄军自2014年起,开始给入伍新兵配发“军用电子信息包”,每名新兵能领取到两张手机SIM卡,一张定制的银行卡和俄军通用电子身证卡。这种移动通信卡是军用的,可以方便士兵与家人通信。通过对这种专用手机卡的监督,俄军也能了解士兵的手机使用情况。

有的企业则提出了军营统一平台概念,将信息使用与安全管控能力集成在一起。军人通过门户平台,既可以一站式处理各种业务,获取丰富的资讯信息,也能够接受上级部门的监管。这种平台可以适应各种手机型号和系统,支持短信、二维码等多种激活方式,也可以通过USB连接,自动完成应用的批量部署和激活。在安装的同时,即完成手机、电话卡和人员身份的完全绑定,确保有效监管。

这种统一平台,实际上是在加装一个具有高权限的APP,然后由监管部门通过这个APP来管控手机功能和其他应用,所谓“与其被其他APP挟持,不如被上级领导劫持”。通过这个APP,不但可以监督和管理手机的下载应用,还可以直接管理诸如上网、定位、拍照等功能。如果需要,也可以通过后台的信息,查询每个军人的手机活动记录。

为确保专用智能手机只有本人才能使用,美军计划加入指纹或虹膜扫描等生物识别技术研究。此外,美军还将在智能手机中加入破坏技术等手段,可以锁住装置或遥控数据归零,防止因为士兵伤亡、手机丢失等带来信息泄露。

当然,这样的平台是否侵犯了军人的隐私,可以作为讨论。真正一个难点则是,这个平台必须保证本身的安全性。这一点其实比较考验技术。毕竟,如果一个具有如此强大权限的平台,一旦被黑客或不法分子给劫持,部队信息的泄露简直就如黄河溃堤了。

在手机提供商层面,更进一步的措施是军方研发自己的专用智能手机,甚至可以从硬件和基础系统上直接绑定这种监管平台。到了这一步,另一个需要担心的就是网络安全。通过WIFI盗取手机私密信息的案例比比皆是。所以,军人的手机还应该有专门的军用网络。可以在手机层面设定为,有军营专用WIFI网络时,自动接入军营专用WIFI。没有专用WIFI时,不得接受外在不明WIFI连接,以此避免军人专用手机被劫持的风险。

锦上添花:军用手机打造个人指挥平台

一旦军用手机得到普及,除了加强对军人通信管控外,还可以利用智能手机的出色功能,完成部队智能化的推进。例如,考虑到智能手机出色的软件运算能力,美国国防部近期决定为美军发放苹果手机,以便为单兵提供及时准确的战场信息。这是美军构建“云作战”模式、保证战场数据信息共享的重要组成部分。

之所以有此看似矛盾的举动,是因为智能手机在新世纪的发展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手机运算速度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军队很多专用设备。例如,美军先进的五代机F22是在20世纪末首飞的,其使用的芯片是1995年生产的PowerPC603。其速度与当时的民用电脑配置已经有些差距,而如今F22还在使用这款20多年前的芯片。其运算速度比智能手机落后也就毫不奇怪了。

早在2008年,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美军就为在两地的官兵配发了iPad平板电脑。这些iPad都是专门由军方配置的,其中详细储存了任务清单、当地人日常用语和地图等信息。例如,电脑中专门将大量当地常用语以语音形式存储,美军官兵甚至可以直接与当地人“对话”。

2009年美国陆军一位高级将领公开表态:“智能手机可以帮助美国陆军实现部队及装备的快速移动部署。”美国国防部计划用苹果智能手机作为新一代通信设备,并使其作为构建“云作战”模式、保证战场数据和信息顺畅传输的重要组成部分。据介绍,美国国防部打算使用超过60万部移动通信设备。

2010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开始对智能手机应用软件进行招标。美国陆军也通过“军队应用”挑战项目,进一步丰富智能手机的军事应用。他们不光用苹果,也立足“安卓”系统,打造高安全保密性的智能手机,作为战场的信息终端。

近来,在美军的诸多军事行动中,智能手机已经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例如,美军士兵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快速接收从无人机或其他侦查遥感手段获取敌情,然后进行针对性措施。目前能够通过智能手机获取2公里范围内所有卫星图像及空中、地面侦察情报的能力,甚至还能与战友实时共享战场态势,更好地协同作战。新的软件还可以帮助狙击手计算射击数据、通过电子地图追踪目标、协助战地医疗诊断。

未来,士兵可以通过智能手机,配合卫星导航,向上级和战友进行“战场直播”,使得指挥部可以从远端指挥火力对目标进行攻击。智能手机还可以作为武器火控和射击瞄准的控制器,在屏幕上显示预测的射击弹道,还可以遥控无人机、无人战车和机器人。

 

来源:北京晚报 ?文:杨益 制图:吴薇

编辑:TF020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德州撬侗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