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专题报道

北汽人用双手敲打出北京“第一车”,北京现代的辉煌从割荒草开始

今年春季的北京国际车展上,北汽集团的展台,身处E4馆,与战略合作伙伴德国戴姆勒、韩国现代等同馆展示。

“井冈山”牌汽车结束了北京只能生产零部件不能生产整车的历史。伴随改革开放40年,北汽驶入发展快行道,如今已跻身世界500强。北汽集团 供图

展台上,“北京牌”汽车家族熠熠生辉,绅宝D50、BJ40Plus、BJ80特别版、全新A级SUV、全新B级轿车、BJ40沙漠穿越版、BJ80防弹车、BJ80 6X6以及全新概念车Offspace SUIT九款自主品牌车型自信亮相。

北汽新能源则发布了整车人工智能系统--“达尔文系统”,并推出首款基于该系统的车EU5,其续航里程超500公里,除去补贴后,售价也是非常亲民,12.99万元至16.19万元。一时间,成为百姓热议的话题。

不但炫酷、智能、环保、国际化,还是老百姓能实实在在使用到的。这,就是今天的“北京牌汽车”。

北汽·成长:北汽人用双手敲打出北京“第一车”

遥想40年前,除了井冈山牌汽车之外,行业外的老百姓可能只会记得那款军用BJ212。谁也不会想到,今日的北京汽车产业,会完全不输国外同行。就像当年,谁也没有想到--1978年12月,产生了改革开放中国第一个中外合资汽车企业--北京吉普。

如今,北汽一路奔跑,已有了全系列自主品牌车型及合资车北京现代、北京奔驰,北汽已跻身世界500强的137位,生产的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汽车已“迈步”上路。

一个半月完成“不可能”的设计

位于北京顺义的北汽研发基地一层历史文化展厅内,静静地停放着一辆白色小汽车,它就是60年前,北汽人靠智慧与汗水,用勤劳双手敲打出的北京汽车工业史上的第一辆汽车--“井冈山”牌汽车,它结束了北京只能生产零部件不能生产整车的历史。

“不要说生产了,就是设计制图这第一关,已是无法想象的困难。”当年负责设备检验的邢宝通在北汽工作了40年,回忆起当年造“井冈山”的情景,已进耄耋之年的他记忆犹新,“3000多种零件部,一个半月内完成设计任务,全厂只有十几个技术人员。在外人看来,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但“井冈山”试制成功了,不可能的任务完成了。

5年时间试制成功系列越野车

此后,北京汽车制造厂又试制了“北京牌”、“东方红牌”等轿车。进入上个世纪60年代,北汽人更是用了5年时间,试制成功了BJ210、BJ211、BJ212等型号的越野车。1966年5月,BJ212投入生产并正式装备部队。

为了满足BJ212的生产需求,北京汽车制造厂、北京农业机械厂、北京齿轮厂三厂搞专业化协作,在今天东三环的央视大楼、中国尊一带,形成了“汽车工业一条街”。与“东三厂”遥相呼应的北京第二汽车制造厂,还成功研制了BJ130轻型载货车。从此,越野世家的血脉开始在北汽身体中流淌。

北京现代的辉煌从割荒草开始

时间到了改革开放初期,北汽的生产经营迎来坎坷和挑战。合资,是当时北汽提升技术水平和制造能力,打开更大发展空间最有效的选择。

进入21世纪的北汽人,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圆梦机遇--2002年,我国加入WTO后的第个一合资项目“北京现代项目”。

闲置多年的原北京轻型汽车有限公司厂区内,杂草丛生,现代项目筹备组入驻的第一件事就是割草。500把镰刀,一致的目标--北京现代的辉煌,从割去这片荒草上开始了。

从工厂改造到新车下线,世界汽车史记载的平均时间是23个月,而北京现代仅用了6个月,当年签约、当年开业、当年投产。2002年12月23日,第一辆北京现代索纳塔轿车正式下线。那一刻欢声如潮,北汽人40多年来的“轿车梦”终于梦圆。

进军高端百年奔驰落户北京

随着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等战略,北京现代继在京建立3个现代化工厂后,又先后落户河北沧州和重庆。截至2017年,北京现代已在全国拥有5个工厂,产能突破165万辆。

一个“现代速度”已震惊业界,北汽随后继续向高端轿车品牌进军, 2003年9月8日上午,北汽与戴姆勒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奔驰,享誉世界的百年品牌,落户北京。

而合资后的北京吉普,仍然为部队生产BJ212和BJ2020,作为国内技术最先进的轻型越野车基地。如今,BJ212系列越野车成为产品生命周期最长的国产车之一。

北汽·人物:

“不是为了赚钱,我们就是要干出来”——北京现代沧州工厂厂长韩桂升

北京现代沧州工厂厂长韩桂升。程功 摄

1982年12月参加工作的韩桂升,一直在“北汽”这个大家庭工作。

从北京摩托车制造厂的年轻车工、青葱小伙儿到如今北京现代沧州工厂独当一面的沉稳厂长,几十年不变的,唯有和北京汽车产业说不完的故事和深情。

韩厂长回忆说,那会儿的年轻人非常有朝气,生产了很多当时的“代表车型”。“老北京人的记忆里,一定有那会儿的经典产品,212,还有都市小卡车1022,引入了日本的技术,后来又有纯国产的121,进入出租车市场的骑士轿车6140。”后来,才30多岁的韩桂升,成了一位主管生产的副厂长。

当了副厂长,经常要加班,厂里要给配辆切诺基,韩桂升不要,就是对6140有感情,一万块买走了一辆用了许久的老6140。“虽然是早就停产的老车,但一直不舍得卖啊,后来经常需要我自己动手去修,开到实在不能再开了为止。”

“2002年和韩国人合作北京现代那会儿,我晚上10点下班后回家就开始学电脑,后来又去考了物流师,新学了工商管理专业。当时人们嘲笑‘北汽’和‘现代’是‘弱弱联合’,我就是要拼出来,当时的心态就完全不是为了能赚钱,能有什么职位,就是人家说北京汽车不行了,我们就是要干出来。”

2016年10 月18日,北京现代沧州工厂正式竣工投产,标志着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重大国家战略实施后,河北省从北京市引进的产业中首个体量最大、质量最高的项目正式落地。该厂总投资120亿元,总面积达192万平方米,从开工建设到竣工投产仅用时18个月。韩桂升走马上任,成为肩负重担的工厂领头人。

目前,北京现代沧州工厂主要生产两款热销车型,产能20万,设计产能30万。韩桂升自豪地说:“未来,北京汽车的发展步伐可以更快。”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孟环

编辑:TF019

我与改革开放
留下你的心里话!
德州撬侗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